博牛娱乐平台

“贫雪”的湖北离冰雪旅游胜地有多远
发布时间: 2019-03-07 04:50   已有 人次浏览   来源:博牛娱乐平台

  过去两年的圣诞假期,定居香港的湖北人李女士一家都选择了在冰天雪地的北方度过。

  “因为孩子喜欢雪,我们有机会便会尽量带他去滑雪。”李女士告诉支点财经记者,2017年圣诞节,他们一家三口去了韩国平昌Alpensia滑雪度假村,2018年则在吉林北大壶滑雪度假村呆了7天。

  无论韩国平昌还是吉林北大壶,都是传统的滑雪度假胜地。为了收获更好的体验,李女士一家分别选择了两家高星级酒店,花费自然也不菲——除往返机票外,一家人日均消费超过6000元人民币。

  当听说湖北也正在建设高标准的滑雪度假项目时,李女士当即表示未来一定会试试,“刚好可以趁假期回老家跟亲人团聚,也希望性价比能更高一点。”

  其实,尽管地处中部、冰雪资源相对劣势,湖北早已涉足冰雪旅游领域,2004年,神农架国际滑雪场便已建成并投入使用。过去6年,省内滑雪场数量已经爆发式增长至10座。

  支点财经记者从省旅游委获悉,截至2018年底,全省已投入使用及在建的滑雪场、线个,湖北因此成为长江以南滑雪场最密集的地区之一。

  根据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冰雪旅游发展报告(2018)》,湖北有神农架国际、九宫山两座滑雪场入围“南方人气滑雪场TOP10”。

  滑雪运动是冰雪旅游的核心项目之一,中国人的滑雪普及程度并不高。有统计显示,奥地利滑雪人口占比36%,人均滑雪次数5.9次;日本滑雪人口占比9%,人均滑雪次数2.5次;而中国滑雪人口只占比1%,人均滑雪次数也只有1.08次。

  随着“三亿人上冰雪”政策的发布以及北京冬奥会带来的利好,滑雪运动正在进入发展的快车道。

  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2018年冰雪季,我国冰雪旅游人数达到1.97亿人次,冰雪旅游收入约合3300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6%、22%。预计到2021-2022年冰雪季,我国冰雪旅游人数将达到3.4亿人次,冰雪旅游收入将达到6800亿元。

  近年来,冰雪资源丰富的东北各地大力发展滑雪产业,冰雪旅游已经成了众多城市的经济支柱。携程网的数据显示,前往“雪乡”梅林和“亚布力”尚志的游客基本来自于11月至来年4月,而哈尔滨的冰雪旅游订单也占到全年旅游订单的62%。

  省旅游委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支点财经记者,随着国家“北冰南展”政策的实施,湖北省近年来将冰雪运动与生态旅游、全民健身有机结合起来,通过引导社会资本进入建设雪场、冰场,吸引了更多人参与冰雪运动。2017-2018年冰雪季,神农架4家滑雪场共接待游客13.89万余人,营收2715.52万元;2018年12月8日开业的宜昌五峰国际滑雪场,开业当月便接待游客超2万人;运营已4年的宜昌百里荒滑雪场,仅2019年元旦小长假三天就迎客1.5万人。

  目前,省内已建成的滑雪场主要集中在神农架、宜昌、黄冈等地区,武汉周边的木兰清凉寨滑雪场也在今年春节期间试营业。此外,襄阳、恩施等地也有滑雪场在建。

  “从地形上看,湖北三面环山,周围有武当山脉、大巴山东端、武陵山、大别山等环绕,这是很多省份没有的地理优势,也是湖北发展冰雪旅游经济的天然优势。”武汉神州旅创文旅集团董事长庄军对支点财经记者说,目前湖北滑雪场数量在中部、南部各省里是遥遥领先的。

  以恩施巴东绿葱坡为例,这里被称为“鄂西屋脊”,境内高山约占68%,最高的太和山海拔2000多米,年平均气温8.5℃,有“半年不见天(雾大),半年不见地(雪多)”之说。2018年5月,由中诚信集团投建的绿葱坡滑雪度假小镇项目签约,当年12月29日完成首次试滑。除此之外,省内已投入使用的滑雪场绝大多数也都建在鄂西北、鄂东南的高海拔、低气温、长雪季山区。

  “说实话,我自己对滑雪并没有那么热衷,只是为了陪孩子。滑雪服穿在身上不舒服,北方冬季的气温对我来说也太低了,在湖北滑雪的体感应该会好一点。”李女士对湖北的滑雪项目充满期待。

  “目前湖北滑雪场的数量虽然比较多,但大多经营得比较粗放,在全国市场上没有竞争优势。最重要的表现就是业态太单一,除了滑雪就是滑雪,基本没有做配套设施,很多连配套的酒店也没有。多数滑雪场只有初级道和中级道,对专业滑雪爱好者的吸引力也有限。”庄军介绍,投建一个标准化的、设施不错的滑雪场,8000万元足够了,但如果要做配套,让滑雪跟温泉、酒店、养老地产、亲子游乐园等业态结合起来,投资就会是“无底洞”,对民营企业而言有很大的资金压力。

  “据我了解,目前省内的滑雪场经营状况都很好,光靠门票收入就能有不错的盈利,我甚至听说个别滑雪场两年就收回了成本,所以他们并没有太大动力去开发除滑雪之外的其他业态。但是,随着滑雪场越建越多,市场的竞争压力会加大。”庄军说,竞争之下,湖北未来一定会出现高端的、以滑雪为依托而开发的各种业态都有的综合性的冰雪旅游景区。

  “韩国平昌Alpensia那个项目太单薄了,除了滑雪就没有别的事可以做,地方也闭塞,去市中心很不方便。北大壶Club Med酒店的安排就丰富多了,每天晚上都有配合圣诞主题的夜间表演,住客的参与度很高,平安夜还给每个孩子都准备了惊喜,体验非常不错。”李女士说,滑雪跟温泉是不错的搭配,湖北的冰雪旅游项目可以将温泉作为配套业态。

  好在竞争已经开始促使各景区滑雪场走差异化的发展路线个滑雪场都免收滑雪门票费,神农架6大景区票价降至99元,联合打造冰雪“微缩集景”,增设雪雕、冰雕欣赏项目,并开发堆雪人、打雪仗、赏雾凇等旅游产品,突出冰雪主题,丰富游客体验。这样,游客去神农架就不仅仅是滑雪,还能观光。

  在前往宜昌五峰国际滑雪场的路上,要经过世界茶旅古镇渔洋关、G351生态景观廊道、湖北旅游名村栗子坪等,感兴趣的话便可以留下来顺便欣赏美景。

  绿葱坡滑雪度假小镇项目部副总经理胡陶木告诉支点财经记者,绿葱坡项目滑雪核心区雪域面积约15万平方米,最长滑道1500米,垂直落差达150米,初级、中级、高级雪道共9条,建成后,将成为华中地区设施配置最完备、雪道最丰富、接待能力最强的顶级滑雪场。同时,充分结合项目区特有的气候及坡地优势,将建设春夏山地户外体育、营地游学、夏秋农业观光、采摘体验和康养避暑等配套业态,项目整体将成为春有花、夏有娱、秋有果、冬有雪的现代高山特色小镇。

  多业态有助于升级盈利模式尽管大众冰雪运动在南方不少地区逐步升温,但受制于产业基础、气候条件等因素,目前整体仍处于起步阶段。支点财经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南方滑雪场在一个冰雪季接纳游客超过10万人次很正常,但多数属于“一次性”的旅游尝试。

  庄军也坦言,一方面,消费者消费习惯的建立需要长期的过程,另一方面,湖北滑雪项目的辐射范围还是以周边为主,暂时还没有辐射全国的能力。所以在同质化竞争的压力下,各景区应该重新审视自己的盈利模式,开发多种业态便是培育新赢利点的途径。

  宜昌五峰国际滑雪场的一位负责人告诉支点财经记者,与北方滑雪热门区域相比,湖北气温偏高,每年自然冰雪季不超过60天,为了尽量拉长滑雪场开放时间,人工造雪等成本比北方天然雪场要高出许多。比如一台进口造雪机的售价接近20万元,造一天的雪,光电费就要花掉数万元,加上人工成本就是一笔巨大的开支。

  “省内各家滑雪场的生意确实都还不错,游客数量每年都在增长,但是光靠门票收入肯定不行,因为竞争越来越激烈,大家都会不断投建新的基础设施,每年都在追加投资,日常维护也需要巨大成本。”上述负责人说,目前游客们还是“下饺子”式的尝鲜游,未来一定会对项目品质有更高要求。

  “国内外成熟的、经营状况非常好的滑雪度假项目,他们真正的赢利点都不在滑雪场门票上。只要自然条件允许,滑雪场本身没有太大的技术含量和成本,一张门票才200元,但五星级酒店一晚上可能就要几千元,少儿滑雪课程也要几百元一节,这才是真正赚钱的项目。”庄军说。

  李女士介绍,在韩国平昌Alpensia和吉林北大壶,滑雪费用是包含在酒店住宿费之内的,只不过酒店费用昂贵。李女士提前一年预定了北大壶Club Med酒店的套餐项目,价格是每天5000元/间(含滑雪和一家三口一日三餐),当时觉得价格偏贵。但到了出游前一个月再去看价钱,已涨到每天10000元/间。

  于是,如何才能既靠多种业态吸引游客,又能利用多种业态提高盈利能力,便成为湖北滑雪场们未来必须面对的问题。

  庄军认为,从自然条件来看,湖北的冰雪旅游项目不必做得过大,小而精、小而美的项目会更有优势。在规划滑雪+别的业态时,要考虑辐射多种群体和四季,而且选址要尽量在现有的旅游目的地内,形成“协同效应”。总的来说,滑雪是相对小众的旅游项目,专业的教练和管理人员目前也比较欠缺,这是业内普遍存在的问题。